搜索

突破家庭農場“成長的煩惱”

發布于:2019-06-25 10:35   來源:江蘇省農業農村廳

2019年中央一號文件首次提出堅持家庭經營基礎性地位,并明確要突出抓好家庭農場和農民合作社兩類新型農業經營主體。家庭農場被普遍認為是能夠適應農業生產管理特點且最有效率的農業生產單位。2013年,江蘇在全國率先出臺積極穩妥發展家庭農場的意見,先后落實管理規范、示范創建、政策扶持和引導金融支持等一系列舉措,著力營造家庭農場健康發展的政策環境。當前,家庭農場已成為現代農業發展的重要組織形式,有效提升了農業生產的專業化、集約化與標準化。

家庭農場發展呈現“四化”特征

當前,全省家庭農場迅速發展,在數量、從業人員、產品類型和技術裝備上總體呈現出“四化”特征。

數量占比擴大化。家庭農場是市場規律下自發產生的,起源于種田能手通過流轉承包農戶的土地形成的適度規模經營。2013年省農業農村部門明確家庭農場標準后,當年認定登記的家庭農場數量就達1.17萬家。截至2018年底,全省已認定家庭農場4.89萬家,年均增長7440家。家庭農場經營模式在全省農業生產中的比重迅速提升,全省家庭農場平均經營面積、總經營面積分別為207畝、1012萬畝,總經營面積已占全省耕地面積的15%。

從業人員多元化。與農村常見的年輕一輩務工、老一輩務農的代際分工現象不同,家庭農場經營人員來源廣泛,既有土生土長的“老農”,也有在外打拼多年的“新農”,還有文化程度較高的“知農”。年齡結構上呈“中間大、兩頭小”的橄欖型分布,40歲至50歲、50歲至60歲的家庭農場主占家庭農場主隊伍的大頭,占比分別達36.6%、35.3%;40歲以下、60以上的家庭農場主分別占17.7%、10.4%。文化程度呈學歷越高人數越少的“金字塔”分布,初中及以下學歷的家庭農場主占總數的57.5%,高中學歷的占34.5%,其余為大專及以上學歷,其中本科學歷占比達1.67%。

產業類型多樣化。圍繞所從事的產業,家庭農場可分為糧食、園藝、畜牧、水產、種養結合和其他等6大類型。其中,糧食生產類占總數的55.1%,這與糧食是土地密集型作物,糧食生產適合農戶家庭通過機械化作業擴大生產規模的特性相一致。園藝類、水產類、畜牧類和種養結合型占比分別為18.5%、10.4%、4.9%、9.1%。進一步細分來看,不少家庭農場并不局限于某一產業,從生產到加工,從線下銷售到線上線下相結合,從種養到提供休閑服務,逐步實現一二三產融合發展。

技術裝備精良化。家庭農場更加注重向質量要市場要效益,更樂于以“機器換人”提高生產效率。全省各級農業農村部門、農業科研院所等順勢而為,切實加強農業科技指導服務,家庭農場已成為新品種新技術新模式推廣應用的重要平臺,成為開發“三品一標”農產品的重要主體。同時,機械化作業已成為家庭農場經營模式的明顯特征,大中型拖拉機、插秧機、植保機、糧食烘干機等大規模推廣應用,植保無人機等也正成為家庭農場主的“新助手”。

家庭農場發展遭遇“成長的煩惱”

家庭農場迅速發展,初步展現家庭經營管理優勢和適度規模效率優勢的互補性,但隨著經營規模的擴大,家庭農場在克服傳統小農經濟弊端,追逐農業生產效率最大化的道路上,也正遭遇著“成長的煩惱”。

家庭經營風險同步加大。農業具有“弱質性”產業特征,承受著農產品價格波動帶來的市場風險和災害性天氣引發的自然風險。家庭經營規模擴大既面臨風險倍乘效應,還面臨投入成本比普通農戶多出土地租金,畝均盈利空間大幅度縮小的壓力。此外,土地經營權流轉市場相對糧食市場反應滯后,土地租金形成后調整難度大,進一步放大家庭農場經營風險。

資源要素約束長期存在。家庭經營規模擴大,對人、地、錢等資源要素配置有更高要求。從“人”的因素看,部分土生土長的家庭農場主市場意識不強、新事物接受慢、熱衷傳統生產模式,有的返鄉下鄉創業人員有情懷但不懂“門道”,需要較長時間摸索。而農村社會對返鄉人員特別是返鄉大學生從事農業產業認同感不高,家庭農場人才導入受到制約。從“地”的因素看,總量和結構性約束并存。農民“惜地”思想仍然一定程度存在,家庭農場反映拿地難拿地貴。同時,家庭農場對曬場、倉儲、機庫等用地需求大,但實際取得普遍比較困難。從“錢”的因素看,農業季節性投入特別是支付土地租金和購買農機等大額支出明顯增加,多數經營戶有融資需求,但“貸款難、貸款貴”問題長期存在。

規模經濟優勢支撐不足。全省大多數家庭農場選擇由家庭成員從事勞動或者農忙季節短期雇工,雖然實現了生產規模化,但規模效益不明顯。從內部看,土地流轉涉及的承包戶數量眾多,承包戶流轉意愿難統一,許多家庭農場經營土地不連片。土地細碎化影響機械化作業,有的家庭農場農忙季節雇工數較多,雇工支出剛性增長。從外部看,家庭農場與其他新型經營主體間的緊密聯系尚未形成,單打獨斗搞生產、單槍匹馬闖市場的情況較多。

多措并舉培育壯大家庭農場

家庭農場發展方興未艾,從國際經驗和發展趨勢看,將逐步成為農業生產的主體力量。隨著國家層面2019年啟動家庭農場培育計劃,家庭農場持續健康發展的政策環境不斷優化。搶抓契機培育壯大家庭農場,當前要在多方面落實工作措施,形成發展合力。

在增量提質上下功夫。圍繞家庭經營和適度規模的本質特征,完善家庭農場認定標準,將更多適度規模經營農戶納入家庭農場范疇進行指導服務。充分利用承包地確權登記頒證、“實物計租、貨幣結算”土地租金定價機制和農村產權交易市場建設等成果,引導農村土地特別是經集中治理集中連片的土地有序流向家庭農場。綜合考慮認定數量持續增長的實際,加大財政扶持力度,支持家庭農場改善生產經營條件。鼓勵有條件的家庭農場承擔土地綜合治理項目,提優機械化、集約化生產條件。加強指導服務,深入開展示范創建,圍繞重點產業和地方特色產業,分層次培育一批家庭農場的領跑者。組織開展家庭農場典型案例征集與宣傳,放大典型示范引領作用。

在政策供給上下功夫。整合各類培訓資源,創新教育培訓方式,不斷提升家庭農場主教育培訓覆蓋面和效果。鼓勵有條件的地方開展家庭農場主社會保險補貼政策探索,穩定經營隊伍,提升社會認同,促進家庭農場主職業化。探索建立用地保障機制,規劃中預留空間,提供用地條件。支持家庭農場集聚發展的地區建設公共服務平臺,實現建設用地集約化利用。繼續探索農村抵押財產變現機制,健全農村信用擔保體系,支持有條件的地方開展家庭農場貸款貼息,多渠道緩解家庭農場主資金需求。圍繞重點農產品規模經營收入保險,強化政策扶持,鼓勵保險公司開發新產品,分攤家庭規模經營風險。對農產品品牌建設等家庭農場發展中仍然存在的“一家一戶”想辦辦不好的事,要強化政策扶持,撬動市場力量提供統一服務。

在機制創新上下功夫。從各類新型農業經營主體的功能定位來看,家庭農場的優勢主要集中于種養環節。家庭農場保持旺盛的生命力,還需要形成與其他主體的密切合作,因此應當在協調推進家庭農場、農民合作社、農業龍頭企業和農業社會化服務組織發展的同時,引導相同產業類型的新型農業經營主體上下游之間的縱向合作,集聚產前、產中、產后多環節服務資源,營造良好的家庭農場發展的市場環境。引導家庭農場加強聯合合作,支持開展農機互助等相互服務。鼓勵發展以家庭農場為主體的農民合作社,為家庭農場提供農資統購,農產品加工、運輸、儲藏、營銷和農業技術示范、指導等一體化服務。(時寬玉 劉婷)

 

實習編輯:張小倩

 

河内5分彩计划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