搜索

上海生飛家庭農場的“三本經”

發布于:2019-06-27 17:49   來源:東方城鄉報

“你看看這些稻草,都已經被分解的差不多了,全過程也不需要化肥農藥,這些廢棄物可以直接還田。”5月中旬,在浦東新區宣橋鎮生飛家庭農場,農場主黃生飛扒開田間的水稻秸稈長垛,抓出一把腐爛的稻草秸稈說。而完成這項“工作”的,正是黃生飛今年首次嘗試種植的大球蓋菇。

冬閑田里的“循環經”

站在黃生飛家門口看去,就能夠看到這片種植大球蓋菇的“試驗田”。說是試驗田,是因為這是她第一次嘗試露天種植大球蓋菇,而且一試就是10余畝。

大球蓋菇被許多人稱為“上海松茸”,品質好、菇味濃郁、營養豐富,盡管在浙江等地具有多年的栽培種植經驗,但在上海地區一直沒有成規模推廣。在浦東新區,更是鮮有成規模種植大球蓋菇。

“我們流轉的土地大約是500畝,這10多畝菌菇種植正好可以解決全部的稻草。”黃生飛說。據測算,每畝大球蓋菇可以消納大約30畝水稻產生的秸稈,大球蓋菇的栽培方式簡單粗放,只要把菌種接種在秸稈上,不需要滅菌、發酵等復雜操作,具有很強的環境適應能力,這也正是黃生飛選擇大球蓋菇的主要原因之一。

雖然栽培方式簡單,但收集稻谷、堆疊成垛、放置菌種、開發排水渠等等,各項成本累計起來并不低,再加上沒有任何種植經驗,所以剛開始種植的時候,內心還是多少有些猶豫和忐忑。后來,在浦東新區農業農村委有關負責同志鼓勵,區農技中心專家的技術支持下,黃生飛還是在第一次嘗試就是10余畝的“大手筆”。

“今年氣溫、濕度剛剛好,本來這個時間應該結束了,沒想到陸陸續續還有菇冒出頭來。”黃生飛說。事實上,進了收獲季節,黃生飛的忐忑就已經消失了。據估算,試種的大球蓋菇畝均產量達到了兩噸,銷售價格穩定在每斤20元,為這塊冬閑田增加了一大筆收入。

而更讓黃生飛開心的,是用來種植的水稻秸稈的分解程度。5月初,她已經迫不及待地用秸稈還田機械“人為破壞”了兩壟秸稈長垛,只為了檢驗秸稈還田的效果。“秸稈還田有時候不容易分解,還可能帶來耕作層變淺、病蟲害高發等問題,但是種植過菌菇的稻草,即使大量還田也不會影響,甚至還可以修復和改良土壤,這樣下一年的大米品質也會提升。”黃生飛說。

種水稻產生的秸稈用來種菌菇,種菌菇改良和修復好的土壤用來種水稻,作為以水稻種植為主的家庭農場,黃生飛大腦里的循環農業還是圍繞她的“生飛大米”謀劃著。

包裝帶上的“品牌經”

在生飛大米的包裝袋上,除了品種、農場介紹、建議蒸煮方式等內容外,最引人注目的是用自己的頭像作為生飛大米的LOGO,放在了最醒目的位置。

“就像是消費者一年365天的看著你、監督你,做不好就對不起人家的信任。”黃生飛說。

出生于1980年的黃生飛是浙江人,1998年來到上海后,第一份工作就是去服裝廠上班,2006年去日本從事服裝加工,三年后回浦東創辦了服裝廠,因為從日本帶來的技術和訂單,服裝廠的生意也是紅紅火火。

回歸到農業,完全是一次政策機遇和個人的“執念”。2015年,宣橋鎮季橋村在村里推出土地家庭農場經營模式,將流轉出的106畝土地實行“公開競爭”,黃生飛面對的對流轉土地質量的不了解、家人的不理解,以及多位競爭對手,作為公交車司機的丈夫甚至聲稱“地里的活兒一天都不會管”。

在成功獲得106畝土地經營資格后,對農業并不熟悉的黃生飛把常年種地的父親請來,開始了自己的家庭農場經營。

2016年,市農業農村委推進供給側結構性改革,推動從“賣稻谷”向“賣大米”轉變,再加上浦東新區“高端、高科技、高附加值”為特征的農業定位影響下,黃生飛從一開始就瞄準了優質品牌大米生產——選用上海本地優質稻米品種“松早香”系列,從外地運來鴿糞作為有機肥施用,學習稻蝦共生模式,到現在又嘗試種植大球蓋菇的循環農業……

正是依靠這些綠色種植的嘗試和探索,生飛家庭農場依靠口碑營銷,就在2017年實現了10萬斤的大米銷售量,單這一方面,農場的營業額就超過了100萬元。

隨著農場品牌的建立,經營成效明顯,家庭農場的經營也得到了越來越多的支持:農場經營規模從2015年的106畝增加到現在的500多畝;長期在浙江臨安租地種植的弟弟也來到上海,成為農場的農機手;原來不支持她種地的丈夫也參與進來,成為農場大米的“銷售總監”……

2018年,生飛家庭農場被評為上海市示范家庭農場,生飛大米也成為每年浦東新區農博會最有號召力的品牌之一。

在生飛大米的包裝袋上還寫著這樣一句話——“不用菜也可以吃一碗白米飯,燒粥更好吃哦!”簡單樸實的廣告語背后,是黃生飛對自己生產的大米的“品質自信”。

接二連三的“產業經”

2018年,黃生飛帶著一份題為“酒文化主題農場發展項目”的創業計劃書出現在上海市新型職業農民創新創業大賽的現場。這位自小接受紹興酒文化熏陶的浙江人,深知酒文化的魅力。據介紹,米酒釀造工藝是她家族代代相傳的,已經延續四代,祖輩是遠近聞名的釀酒師,用于過濾的金屬網有一百多年的歷史了。

“我對自己種植的大米有信心,好米釀好酒。如果米酒能成為我們農場的另一個招牌產品,那我們就可以實現‘接二連三’了。”在生飛家庭農場,記者看到,一排整齊排列的大缸,有的大缸里已經釀出了部分米酒。“現在只能用來展示釀造工藝、讓客人體驗釀造過程和品嘗,如果可能的話,還是希望能夠通過合作等形式,獲得米酒的釀造銷售資質。”黃生飛說。

事實上,除了米酒釀造,家庭農場已經在土地上實現了“接二連三”。例如大球蓋菇,除了進入標準化菜場銷售,采摘也是銷售的重要組成部分,現場采摘的價格大約在20元,效益明顯。“而且與采摘瓜果的體驗完全不同,有一種尋覓的樂趣,前來采摘的小朋友非常開心。”黃生飛說。

除了大球蓋菇的采摘,生飛家庭農場還先后策劃、接待水稻插秧比賽等多種農事體驗活動,延伸了產品鏈,提升了附加值,使土地的收益不斷增加。

黃生飛還在醞釀著自己的產業結構調整,今年將增加200畝左右的綠葉菜種植,“行情好了就出售,行情不好就做綠肥”;選擇一部分土地改種其他經濟作物,打造體驗農場;繼續探索擴大大球蓋菇的種植,持續改良土壤……

盡管生飛家庭農場在經營中還面對著地塊分散、經營成本上升等各種制約因素,但在這500多畝土地上體現出的循環經、品牌經、產業經,正是上海綠色田園建設中,新時代的家庭農場經營者,應該體現出的氣質和格局。

責任編輯:張瑤
河内5分彩计划网